当前位置:首页> 外资

全球化进程中的中国推动力

来源:  时间:

  ■本报记者路虹

  翻开中国商人陈奕天的护照,上面盖满了各国使领馆签证的印章。作为一位70后,他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经历者和受益者,随着“走出去”和“引进来”促成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陈奕天的个人财富和对社会的回馈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这远远超出了其儿时对未来的想象。

  确实,新中国自1949年建立和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从一个封闭落后的农业国家发展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货物出口国、第二大货物进口国、第二大服务贸易国、第二大对外直接投资国……中国的改革开放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广度开放、深度开放以及全面开放。尤其是2012年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在2017年党的十九大召开后,中国经济进入了全面开放的新阶段。

  当前国际上逆全球化思潮抬头,个别大国推行贸易霸权主义,实施贸易保护政策,令经贸全球化面临重大挑战。为推进全球贸易自由化,促进中国经济发展,推动全球经济合作互利共赢,十九大特别强调了“推进全面开放新格局”是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一项重要任务。到目前为止,全面开放要做好三项工作:包括“一带一路”倡议、扩大进口、建设自由贸易区。这三项工作都成为促进深化改革和推进经贸全球化的关键工作。

  “一带一路”建设稳步推进

  “一带一路”倡议2013年由中国发起,致力于改善亚欧大陆范围内的区域合作和互联互通。该倡议旨在加强中国与其他“一带一路”国家在基础设施、贸易和投资方面的联系。

  “一带一路”倡议主要包括两个经济带,分别是陆路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其中陆路丝绸之路连接了中国与中亚、南亚,并通往欧洲,海上丝绸之路将中国与东南亚国家、海湾国家、北非以及欧洲连接起来。关于双边贸易和投资,中国与海上丝绸之路(如东盟10国)的贸易规模远远大于陆路丝绸之路。

  除贸易和对外直接投资外,“一带一路”倡议还专注于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作为历史上最大的基础设施投资项目之一,“一带一路”致力于解决沿线国家基础设施不足的难题,因此,可以推动相关国家的经济增长。该倡议要求通过建设基础设施,加强文化交流并推动贸易和投资发展,使各国融合为一个有凝聚力的经济体。

  扩进口促贸易平衡

  随着对外开放进入新时代,中国不以追求贸易顺差为目标,希望扩大进口,促进贸易平衡。

  扩大进口有益于中国更好地融入全球经济分工。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拥有十几亿人口和巨大的消费市场。在多边贸易体制受到空前威胁的当今国际社会,通过扩大进口,积极购买全球产品和服务,既能满足中国国内消费者和企业对高质量产品的消费需求,又能把发展红利惠及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从而改善中国的国际环境,为中国赢得更加宝贵和友好的发展空间,同时又可以反哺中国经济的健康稳定发展。

  扩大进口,是世界了解中国、中国融入世界的重要窗口和渠道。在扩大开放的进程中,要重点消减进口环节的制度性成本,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加强对知识产权保护短板的改革力度,不断完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对标一流国际营商环境标准,努力打造公平、透明、持续和可预期的营商环境,促进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便利化。更好地服务和吸引外资,让中国成为更有吸引力和竞争力的投资热土。

  扩大进口也是中国增进国民福利、实现全球分工地位提升并以更加开放的姿态推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必然选择。只有积极推动开放合作,才能最终实现由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的转变。

  自贸区的生动实践

  自由贸易试验区是中国对标国际高水平贸易投资规则、探索制度型开放的重要载体,高标准高质量建设自贸区是新时代推进改革开放的重大举措。2019年8月7日,中国国务院正式公布《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2019年8月26日,国务院印发《中国(山东)、(江苏)、(广西)、(河北)、(云南)、(黑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这一轮自贸区扩容,以上海临港新片区为领头雁,从北到南,从东部沿海到西部内陆,组成新一轮对外开放的雁阵格局。

  近年来,随着中国强力推进高标准自贸区建设,新一轮国际经贸规则更加关注知识产权保护、政府采购、竞争中立、数字贸易等新议题,这些“后边界贸易规则”迫切需要中国从国内制度层面进行系统性改革,在自贸试验区进行探索试验,并且做好风险测试和压力测试,为中国参与国际经济规则的制定奠定基础。与以往自贸区成立所处的对外开放阶段不同,这一轮自贸区建设面临着新形势、新机遇,也承担着新的使命,需要解放思想,大胆创新,立足于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转变,打造新型国际经贸规则试验区。

  积极参与国际经贸规则制定

  在改革开放新阶段,要突出引领开放新导向。习近平主席指出,中国过去只是被动适应国际经贸规则,现在则要主动参与和影响全球经济治理;要积极参与国际经贸规则制定、争取全球经济治理制度性权利。这些重要论断,阐明国际力量对比变化的历史机遇,为完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烙上了鲜明中国印记。

  当前国际经济正面临着大变局,国际经济治理领域也面临重重困难,包括WTO在内的一些重要多边机构的改革步履维艰。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我们提出制度性开放,就是要以更加建设性的姿态参与全球经贸规则的制定,推动包括WTO在内的国际经济治理体系不断完善,为促进全球共同繁荣,提出中国的方案,提出经济全球化向更加包容、更加普惠、更加均衡的方向发展。

  一方面,中国不仅输出商品到国外,而且中国的设备、技术、工程也早已走出国门,乃至中国一些行业的标准逐渐成为国际标准;另一方面,中国市场上有着越来越多的国外进口的产品以及文化产品,满足了中国消费者日益增长的物质和精神文化需求。

  国家运势的起伏是洪流,个人只是洪流中的一滴水,陈奕天对记者说,个体成功与否,与国家的命运紧密相关,所以中国进一步改革开放、坚定不移融入全球化经济当中,关系到每个中国人的未来。


【免责声明】如遇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尽快与本网取得联系。

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邮箱:comnews2015@126.com